LONELY PLANET


沉溺




​管银霖 x 陈宇滢
艺术家 ARTIST


如果时间是可观的,可感知的。那这种时间可视性的关键在于长时间的凝视,再加上观者与作品之间的距离。 作品《长卷》用中国长卷的形式装裱展现,长达5米的长度,需要观者靠近,甚至要将脸贴近才能看清具体的细节。这是一个宏观世界,微观细节和观者体感的汇合。 观者正在建立与作品的外在联系,拉近空间概念上距离。而这个过程中,当观者周身环立于黑色影像和白色绢帛之中,向内在探索什么?

如果时间是孤独感唯一的衡量单位,在《沉溺》之中艺术家淡去了过去,现在,未来的概念。更倾向于另一种时间维度:向内无限触底的自我挖掘,平行于纷乱繁华世界的思考和理解,向外又不断尝试建立自我与他者的关系,这种循环的时间感受。 每个人都不可幸免地循环往复着内,中,外的循环事件之中,就如同展览中那五台电视机里的画面,摄影作品的背景本身是一种叙事,而不断重复的Stop motion的插画动画是另一种叙事,两层叙事重合在一起,展现出了不同的时间概念。在我们恒定不变的人生旅途之中,也一遍一遍重复着情绪本能的演绎,有时候某一件事似乎经历了一遍,却又投身于另一段似曾相识的情境中。看似改变了什么,却在某一个维度里循环。